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东北老牌国企——哈药集团能否帮助这6款海外药开拓中国市场?

文章来源: 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2018-11-06

​东北老牌国企——哈药集团能否帮助这6款海外药开拓中国市场?


哈药集团将在保证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前提下,以公司内部产能整合、对外投资新建、现有厂区重新规划开发等多种形式,充分挖掘现有资产价值,减少资源重复投入,妥善安排搬迁工作,最大程度保护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对全球最大健康营养产品零售商GNC Holdings Inc.的并购尚未完全落定,哈药股份便迫不及待地向全球最大的仿制药公司—以色列梯瓦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梯瓦制药”)抛出橄榄枝。


10月22日,哈药股份与梯瓦制药签署了《授权与分销协议》并开展生产技术转移等相关工作,本次投资金额预计达1.6亿元。


引入境外仿制药


据了解,梯瓦制药是全球著名的跨国制药企业,全球排名前20位,亦是世界上最大的非专利药制药公司,致力于专科药品、品牌仿制药和非处方药的研究开发、生产和推广。


本次交易标的为梯瓦制药在中国已注册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等6个产品。具体交易内容包括,6个产品的中国区(除香港、澳门和台湾)独家销售代理权,期限为20年,且除非协议因故终止,将自动续期;以及6个产品的相关技术资料,同时协议期内在中国区(除香港、澳门和台湾)独家使用梯瓦商标开发指定产品;并且,梯瓦制药利用其技术资料帮助哈药股份取得6个产品的中国国内上市批文。


“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医药市场,很多国外药企都想进入中国,但由于缺乏对中国医药政策的了解及合适的合作者,入华步履缓慢。而对于老牌国企来说,除了收购外,很难获得重磅新产品。”史立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梯瓦制药向哈药股份输出这6个品种的生产技术,会让哈药股份获得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研发数据,从而有效提升自身的生产和研发能力。”


​东北老牌国企——哈药集团能否帮助这6款海外药开拓中国市场?


疑问在于,哈药集团现有的销售体系能否帮助这6款产品成功开拓中国市场?


“哈药集团擅长OTC层面的经营,而处方药经营则需要构建专业的队伍。为了让这6个产品做得更好,哈药股份需要从现在就开始构建专业的营销体系和合适的运营模式。”史立臣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梯瓦制药目前在中国市场还未搭建自己的销售体系,此次主要是想把自己的创新药引入中国。在仿制药的销售方面,其不及中国本土企业。不过目前通过仿制药的输出赚一笔钱,对它们来说也是好事情。”有接近梯瓦制药的国内投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哈药集团原来主要做OTC,如果这次要进军处方药及医院方面市场,可能要重新搭建销售体系。”


​东北老牌国企——哈药集团能否帮助这6款海外药开拓中国市场?


从哈药股份披露的公告来看,这6款产品虽均已在中国取得进口注册证,但大部分还未在中国销售。已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包括治疗牛皮鲜的阿维A胶囊,其于2014年3月获得进口注册证,国内销售额仅0.14亿元;另外,治疗癫痫的拉莫三嗪分散片于2018年6月获得进口注册证,国内销售额仅0.01亿元。


在业界看来,在拿到梯瓦制药的仿制药品种之后,哈药股份需要与时间赛跑,否则后续面临的压力将与日俱增。“整个药品注册审批流程下来要一年多,竞争压力也会比较大。”上述接近梯瓦制药的国内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哈药股份亦披露了本次投资可能存在的风险,“公司本次收购的6个产品在国内均有同品种并且上市多年,患者用药习惯及品牌忠诚度较高,新产品在上市销售时需要开展大量工作,未来产品市场的开拓情况存在不确定性”。


哈药股份控股股东为哈药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6.10%,以下简称“哈药集团”),系东北最大的国有制药企业。此前,哈尔滨市国资委筹划对哈药集团进行混改,拟将这家老牌制药巨头的控制权让渡于中信资本,但此项交易在今年6月终止。


“这些年哈药集团一直在业绩下滑中前行。老牌国企的低效率、封闭性的自以为是,和‘吃老本’的观念一直伴随着哈药集团。”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与梯瓦制药的合作运作良好,可为哈药集团带来转折和飞跃。


哈药股份已经到了不得不作出变革的时候。2018年三季报显示,哈药股份的业绩再次下滑,而公司的营收更是连续多年不振。


哈药集团内部正在酝酿总部及主要工厂的搬迁,但截至目前并未有关于具体的搬迁方案及搬迁时间的披露。时代周报记者向哈药股份发送采访提纲求证,截至发稿未获任何回复。


营收连续五年下滑


就在与梯瓦制药进行交易的同时,哈药股份此前竞购GNC股权一案亦有新进展。


10月22日,哈药股份称收到黑龙江省发改委出具的《境外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黑发改备字【2018】6号)。该通知书表示,根据《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对哈药股份收购美国GNC可转换优先股项目予以备案,有效期2年。


此前,哈药股份欲投资近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8.97亿元)持有GNC公司40%普通股份,同时将和GNC组建合资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生产、销售GNC产品。


此次收购一直伴随着争议。在外界看来,尽管哈药股份前后布局时间较久,且溢价收购,并通过持有GNC超过40%的股权而成为最大单一股东,但其却未能实际掌控这家保健品巨头。


经核查,此次的独立财务顾问平安证券认为,哈药股份无法在GNC董事会中直接或间接取得超过半数的表决权,也不能单方面主导GNC相关活动,无法取得GNC的控制权。


令业内担忧的是,在无法取得GNC控制权的情况下,受制于两国体制和文化的差异,未来双方一旦在投资和销售策略上产生分歧,后续或存合作隐患。


此外,在哈药股份入股GNC的过程中,审批之路也颇为曲折。原定于2018年4月25日(美国东部时间)召开的特别股东大会一再延期,理由是未能征集到特别股东大会召开的法定投票数量。该大会最终在5月17日召开。


截至10月22日,哈药入股GNC的交易已经GNC特别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哈尔滨市国资委审批同意,黑龙江省商务厅、发改委予以备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核完毕,并履行美国证监会的相关程序。


不过,哈药股份表示,未来“还需黑龙江省外汇管理局等监管机构审核,相关交易能否完成尚存在不确定性”。


事实上,GNC能否提振哈药股份的业绩仍有待时间检验。虽然GNC的体量巨大,且具有品牌效应,但近年来亦持续被亏损困扰。截至2017年末,GNC负债近16.79亿美元,负债率超110%,且GNC净资产亏损1.62亿美元,2017年度亏损1.49亿美元。


近年来,哈药股份自身的核心产品发展难见起色,公司业绩前景令人堪忧。引入梯瓦制药6款仿制药,并购GNC,均被外界视为哈药股份主动求变的举措。


今年以来,哈药股份的业绩继续下跌。10月29日披露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81.04亿元,同比下滑12.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43亿元,同比下滑7.91%。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这已经是哈药股份连续五年营收下滑。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哈药股份的营收分别为180.92亿元、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


总部搬迁待落实


内部管理体系混乱、产品老化以及营销模式落后,被归结为哈药集团业绩长期萎靡的主要原因。就在不久前,哈药股份对外透露,即将启动哈药集团总部及主要工厂的搬迁,这被视为哈药集团制药工业内部提质增效、产能优化的新希望。


据哈药股份在今年8月21日发布的公告称,此次启动搬迁的为哈药集团总部、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以下简称“哈药总厂”)和哈药集团制药六厂(以下简称“哈药六厂”)。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两大厂均系哈药股份的分公司,且年代久远。据哈药集团官网,哈药总厂始建于1958年,主要生产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等原料药;哈药六厂始建于1977年,系以生产化学药品为主、以保健食品和饮品为辅的综合性企业。


在《2017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名单》中,哈药股份所属重点排污企业有3家,分别是哈药总厂废水、废气;哈药集团中药二厂废水;哈药集团世一堂制药厂废水。


据记者了解,因环境污染问题,哈药总厂和哈药六厂曾多次被媒体曝光。而多年以前就已传出工厂搬迁的消息,但一直未见进展。根据实际情况,此次上述三大项目的搬迁方案并不一样,而具体搬迁方案仍然在拟定中。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