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对话海南橡胶高管:逆流而上,有信心度过行业低谷!

文章来源: 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2018-10-10

海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集天然橡胶研发、种植、加工、橡胶木加工与销售、贸易、金融、仓储物流、电子商务及现代农业等为一体的大型综合企业集团。海南橡胶(601118)以销售天然橡胶的初加工产品为主要收入来源,拥有353万亩橡胶园,海南岛内13家加工分公司,产能达32万吨,云南产胶区控制6家加工厂,资源控制能力达到10万吨,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橡胶生产企业,也是国内天然橡胶行业标准制定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作为中国最大的天然橡胶生产企业,海南橡胶拥有海南岛近一半橡胶林。面对行业低谷期,海南橡胶围绕“内稳外拓、精农强工、科技支撑、金融保障”的十六字发展方针,积极改革、逆流而上。海南橡胶将采取哪些措施积极扭亏?控股股东作为海南最大的地主,公司又将如何受益自贸区发展?在停牌收购控股股东资产后,公司“走出去”战略还有哪些计划?


日前,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海南橡胶,证券时报副总编辑高峰与海南橡胶副总裁李奇胜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探讨海南橡胶的涅槃之路。


对话海南橡胶高管:逆流而上,有信心度过行业低谷!


对话海南橡胶高管:逆流而上,有信心度过行业低谷!

海南橡胶代总裁、副总裁李奇胜(左);证券时报社副总编辑高峰(右)


受益多重政策利好


高峰:作为海南最大的国资控股公司,公司最近被列入海南国企改革“双百行动”的名单,这场改革将为公司带来哪些影响?


李奇胜:这次海南省有四家企业被列入“双百行动”的重点企业,我们是其中一家,也是最大的一家,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从去年年末开始,我们开始实施一系列改革,核心就是如何加大市场化提高企业竞争力。入选“双百行动”名单,我们认为,其要旨就是,按照国家已经放开的一些政策,在日常经营中如何在海南省、在我们这样的国企落地,突破现有的条条框框,更加灵活、更适应市场。


高峰:今年海南被确定为自由贸易实验区,要稳步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请问公司将如何受益?


李奇胜:海南被确定为自贸区,这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机遇。具体来看,我们将在两方面充分受益:一方面是有利于加强橡胶主业。我们橡胶产区很多都在东南亚,非洲也有少量产出,随着国际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未来公司与东南亚的贸易往来以及金融“走出去”力度将更大。同时,我们可以依托国家政策,将拥有转口贸易、离岸贸易和行业标准制定权,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企业对资源控制量的增加,我们在市场的话语权也将增加。


另一方面涉及土地资产。作为国企,我们有义务、有责任维护好海南的生态,形成良好的投资、创业环境,我们旗下一些区位条件优良的土地资产,未来可能会涉及自由贸易区或试验区的开发、建设,比如为全球动植物种质资源引进中转基地、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热带高效农业示范区、热带农业的科研中心等项目提供用地支持。我们在积极配合自贸区建设的同时,也将寻找机会发展壮大公司。


胶价维持低位震荡


高峰:作为中国橡胶行业的龙头,海南橡胶有哪些核心优势?


李奇胜:海南橡胶从事橡胶生产加工的历史悠久,得益于中国需求占全球橡胶市场需求的近一半,我们作为中国的国有企业,在贸易、资源等方面有先天优势。相比国内其他橡胶企业,我们在技术、人才、品牌等方面优势突出,产品价格相比同类的售价普遍要高一些,最突出的是拥有全产业链优势,业务涵盖了橡胶的种植、初加工、深加工、物流、仓储等多个环节,这样的全产业链橡胶企业在国际上也比较少见,因此,我们整体竞争力较强。


高峰:今年天然橡胶市场继续供过于求,请问如何看待这一情况?


李奇胜:目前橡胶市场整体不乐观,呈供过于求的格局,这主要是源于胶园生产能力充分释放。在2011年胶价突破4万元的行业景气期,越南、泰国等东南亚植胶区大量植胶,经过几年生长,近期形成了一个高产期,导致供应短期快速上升。当然,需求每年也在上升,仅轮胎对于橡胶的需求每年就有5%以上的增长,但是需求增速赶不上供给增长。上半年各大交割库、仓储库库存量都达到了历史高位,胶价一度下跌到1万元/吨左右。


供过于求带来的价格下跌对橡胶产业冲击较大,现在全球主产国都在采取一些措施来调节供给,泰国曾呼吁暂停割胶。就市场本身而言,随着胶价持续低迷,许多经营者割胶意愿不强,新胶供应也会相应减少,未来橡胶的供给与需求将逐渐趋于动态平衡。


整体来看,我们对橡胶市场不是太乐观。影响胶价的因素很多,包括国际国内的经济大环境、贸易政策、汇率等,供需关系只是一方面。另外还有一些金融资本活跃于其中,有可能因某个概念或随机性事件,资本炒作橡胶价格涨到1.5万/吨、2万/吨,一旦胶价回升,大量的成熟胶园可能又开始大量割胶,市场将重新陷入供过于求的局面。


海外并购稳步实施


高峰:公司控股股东这些年一直在做海外并购,现在并购进展怎么样?


李奇胜:这些年我们主要是通过控股股东海南农垦集团实施了多起海外并购,相对来说比较成功,已具备一定的规模优势。


2012年,控股股东并购了全球最大的橡胶贸易公司R1国际(R1InternationalPteLtd.),现在我们上市公司停牌重组,就是大股东要注入这一资产。去年,我们又通过大股东并购了印尼最大的橡胶加工企业KM公司(PT.KiranaMegatara),还有KM公司在新加坡的销售商(ArchipelagoRubber)。R1国际是橡胶贸易领域的龙头,KM企业是橡胶加工的龙头,都是行业内非常优秀的企业,一系列并购将奠定海胶在国际橡胶市场格局里的龙头地位。


我们下一步还会进行一系列的并购,核心仍然是橡胶产业,但是也不排除其他成长性较好、与橡胶相关的一些产业,对于那些与橡胶行业隔得太远的资产,我们一般不考虑并购。


高峰:去年年底,控股股东海南农垦集团承诺在五年之内让上市公司体系外的橡胶优质资产市场化注入,您刚才也提到当前停牌是大股东将注入资产,能否具体介绍相关情况?


李奇胜:控股股东海南农垦集团对上市公司一直都是积极扶持。当初以控股股东名义收购资产,初衷也是为了支持海胶做大做强,毕竟上市公司直接收购存在一些风险,通过控股股东收购,有助于降低风险,培育盈利点。控股股东承诺,近五年内会把所有与橡胶相关的资产都装进海胶,这个承诺不会改变。这次停牌也是实践这一承诺的具体表现之一。


对于印尼的KM公司及其新加坡销售商,资产质地比较优良,海南农垦集团已承诺,将这两家企业交由海南橡胶托管,并在30个月内注入。如果能顺利注入,将明显提高公司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十六字方针内涵丰富


高峰:公司今年重点提出“内稳外拓、精农强工、科技支撑、金融保障”十六字方针,请问怎么具体理解?


李奇胜:这十六字方针内涵相当丰富。先讲内稳外拓,这个是重中之重。在内稳方面,作为大型国企,我们需要对职工、对国有资产负责。同时,橡胶作为周期性产业,起伏波动很大,公司经营必须要稳健发展。如何稳,我们有一系列的保障措施,比如在当前胶价低迷的情况下,我们仍需要保障橡胶的产出,维持橡胶保有量。


外拓则有多重含义。一方面就是我们要走出去。相比东南亚甚至云南等地,在海南种橡胶没有资源优势,产出成本都很高,在当前胶价不振的情况下,我们有必要继续对外拓展,下一步还会拓展到非洲。另一方面,在产业链上,我们要拓展到深加工领域,如乳胶产品等,仓储、物流也要加强,打通整个产业链条。此外,在管理层面,我们也要不断拓展管理模式、创新方式,借鉴一些先进成功企业的诸多经验,进行管理革新。


第二个是精农强工,也就是“农业做精,工业做强”。在农业方面,我们要做精、做优,不贪多求大,特别是在岛内种植这个环节,但要追求精,主要体现在亩产值、劳均产值等方面要有所提升。工业方面,我们将加大力度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尽量避开国家逐渐淘汰落后、过剩产能的领域,选择那那些具有增长前景、技术优势的领域。我们将以橡胶和橡胶相关的产业为主线,着重发展橡胶的自动化领域、橡胶衍生出来的医药领域、高分子材料领域等。哪个产业能够有大增长,我们就会集中资源重点投入。


科技支撑和金融保障,也是我们近年持之以恒坚持的两点方针。科技支撑,一方面我们要加大科技投入。从年报半年报就可以看到,我们的研发费用每年都在增长,即使今年胶价下滑这么厉害,我们在科技研发这块还是有充分保障,主要围绕提高劳动生产率、天然橡胶病虫害防治、技术升级、新产品研发等方面进行研发。我们组建了中橡科技集团,把以前分散的科技资源整合到一个集团实行集中式发展,还在老城这边买了一栋楼,作为研发中心,甚至比总部办公环境还要好。此外,我们重视人才,和一些科研院所、业内专家也保持良好的合作互动关系。


金融保障应该是我们的强项。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具有很好的融资平台,还有强大的国资背景,金融机构也非常积极主动给予各类金融支持。另外,为了充分利用资源、开拓新的盈利点,我们准备积极发展基金股权投资、融资租赁等业务。我们已成立了东橡投资控股(上海)有限公司,之前业务并不多,下阶段将重点开展一些业务。


因时间关系,对十六字方针,我只能简单概述,未来我们的经营运作将紧紧围绕这些方针,相信最终能取得良好的收效。


多管齐下尽力扭亏


高峰:上半年公司营收22.17亿元,同比下降了59%,净利亏损3.8亿元,请问亏损原因是什么?接下来打算怎么扭亏?


李奇胜:上半年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还是胶价下跌。今年胶价跌得特别厉害,而且是单边下跌,我们生产成本比较高,特别是在岛内,劳动力成本逐年上涨,还有一些固定费用支出,另外年初还有一些存货,胶价持续下跌导致资产减值损失4亿多元,也是我们上半年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今年花了很大的力气来实现扭亏增盈,主要从三方面入手,一是通过期货市场,做好套期保值,尽量减少损失。二是通过基地改革,减少我们橡胶生产环节的亏损。三是加工环节,我们也在紧锣密鼓进行调整。


公司在定制化品种加工、军工特种胶和技术升级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由于军工相关产品涉及保密事项,我就不具体介绍。技术升级方面,这些年我们在橡胶加工上取得了一些专有技术,纳米级的黏土胶技术领先,在加工工艺上也有相当的积累。


高峰:您刚提到通过期货市场操作减少损失,请问公司套期保值业务规模有多大?


李奇胜:我们一直都在开展套期保值业务,不过套期保值总体规模不是太大,因为期市波动很大,而且套期保值是把双刃剑,如果做得不好,不仅会失去一些市场机会,而且有风险。总体上,我们的套期保值业务比较稳健,而且每年还能有几千万元的盈利。


高峰:海南省自然灾害频繁,请问公司在保险方面有什么举措?


李奇胜:目前我们已经有了风灾保险,模式就是每年我们投保,中央给补贴,一旦受灾,一般每年能赔付1亿多元,考虑到保费四五千万元,这笔投保非常划算。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海南省在财政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拿出1.2亿元,我们企业出资1.7亿元,成立合计约3亿元的保险项目,来保障11万吨橡胶价格下跌和产量下跌的风险。当初投保的基准价格是1.6万元/吨,后来胶价下跌到1.2万元/吨,甚至1万元/吨,因此,保险公司补偿很大,每吨橡胶最高要补偿公司五六千元,现在可能也要补到4000元左右。这保障了我们正常割胶生产,有助于企业的正常运营。不管今年胶价如何波动,通过这个保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已锁定了一部分利润。


综合来看,在海南省政府及控股股东的大力支持下,今年争取尽力扭亏。


资产运作正在加快进行


高峰:近日公司公告与控股股东解除低产胶园的土地承包合同,获得了11亿元的资产处置和补偿,能否具体介绍相关情况?未来还有后续计划吗?


李奇胜:我们在岛内存在大量低产胶园,有些地方不宜植胶,产量非常低,可能开展别的产业更合适,同时根据中央及海南省加快海南农垦改革与发展的部署要求,控股股东也在积极推动“八八战略”实施,在产业规划中有土地需求,因此控股股东就和我们协商进行这个交易,解除8.8万亩低产胶园土地承包的协议。参照政府收回土地标准,我们上市公司得到了一笔收益,主要来自于出售橡胶林木及青苗补偿。不过,目前我们和控股股东后续暂时没有类似的计划。


高峰:最近公司还公告收到高速公路征地补助费用,接下来还会有相关补助吗?


李奇胜:在这里强调一下,我们种植橡胶租用控股股东的土地,主要的土地资产不在上市公司名下,是在控股股东那边,涉及土地流转之类的运作也主要是在控股股东层面。


当然,我们也有部分建筑用地,胶园里的橡胶树、青苗等都是上市公司的资产,政府征用土地后,对上市公司的补偿更多是通过补偿青苗等资产。在土地的使用上,我们与控股股东有长期协议,拥有多年的土地使用权,如果控股股东打算解除使用土地的协议,他们也需要对上市公司按国家标准进行补偿。


政府修建高速公路需要征地,作为政府工程,我们上市公司必须支持,对此政府也有统一补偿标准,征用我们土地后,对地上的青苗以及职工的安置,政府都会有相应的补偿。由于海南岛基础建设陆续趋于完善,关于高速公路征地的收益不确定性较大。


高峰:海南橡胶最近一直在停牌,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复牌?您有什么话想与广大投资者分享?


李奇胜:我们停牌主要就是为了收购控股股东的R1国际。之所以停牌这么久,是因为R1国际作为全球性公司,在很多国家都有子公司,我们在尽调、估值这一块非常仔细,这方面耗时比较长。至于复牌时间,我们之前公告过,10月22日复牌,如果期间有新进展,将随时公告。


我们管理层对工作非常敬业,日常工作相当饱满,也充满了激情。海南橡胶曾经有过一段非常光辉的历史,这两年因为市场因素,业绩出现亏损,希望投资者对橡胶行业多些了解,对公司抱有信心。我们一定能够渡过难关,再创辉煌!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