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董事长受审牵扯出多起诉讼,且看剑南春3大后遗症!

文章来源: 新京报,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2018-10-10


​董事长受审牵扯出多起诉讼,且看剑南春3大后遗症!


日前,剑南春前董事长乔天明被指控在2003年剑南春改制期间,通过虚列对经销商的应付款、虚列广告费、提前跨期支付广告费等方式,私分国有资产约2.6亿元,并向四川省原副省长李成云行贿38万元。而这对于处在品牌美誉度爬坡阶段的剑南春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因涉嫌行贿、私分国有资产案被公开审理,给作为国企改制范本的剑南春由此留下一系列后遗症。


乔天明与员工因股权问题牵扯出多起诉讼;专家称重回白酒一线品牌很难。记者注意到,乔天明主导之下的改制后,剑南春不仅未能在行业中激流勇进,反而其与员工间的股权纠纷进一步升级,多个员工将剑南春告上法庭。与此同时,剑南春错过了白酒行业的最佳发展期,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越拉越大,上市也成为剑南春遥不可及的“梦”。尽管近期推出新品稳固自己在次高端白酒阵营的地位,但业内人士认为,如今中国白酒市场已趋近稳固,剑南春重回一线品牌的希望并不大。


​董事长受审牵扯出多起诉讼,且看剑南春3大后遗症!


后遗症1


改制引发员工频繁诉讼


9月12日上午,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当天的庭审,四川省乐山市税务局、剑南春集团公司部分职工代表等进行了旁听。对于涉嫌行贿、私分国有资产两项罪名,乔天明在开庭不久的自我辩诉中均予以否认。而四川省乐山市检察机关明确指出,四川省前副省长李成云在剑南春改制期间主政四川德阳并担任德阳市委书记,其在中纪委专案组调查的内容也有明确认定,李成云给予了乔天明方便并违规委任乔天明担任绵竹市委常委。


乔天明此次被起诉,与10多年前剑南春的国企改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03年,由乔天明主导的剑南春国企改制开始。剑南春通过MBO(管理层收购)方式实现国有资本退出,改为管理层、员工、战略投资者持股。其中,剑南春集团工会代全体员工持股16.47%。当时,业内人士认为,如此大规模国有资本退出,操作过程规范有序,为大型国企产权改革积累了宝贵经验。


2012年8月10日,乔天明推出一份职工股权信托计划,将职工手中的《出资证明》换成《信托证明》。在员工们看来,这实际上是否定了自己的公司股东身份,随即引发了剑南春大规模停工事件。


改制不但没为剑南春带来新的活力,反而使其陷入内部危机。2012年后,陆续有员工对剑南春改制的股权问题提起诉讼。2016年4月6日,剑南春股权纠纷“强制回购”案第三次庭审在绵竹人民法院开庭,剑南春胜诉。因不服判决,有员工向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被判败诉。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剑南春牵扯的多起相关诉讼,起诉人均被判决败诉。


此外还有员工曝光剑南春的内部问题。2015年1月,有员工在社交平台发布《告剑南春全体员工书》称,“2003年公司想方设法强取豪夺员工股东身份权,参与重大决策权,知情权,股份收益权,退出权以及对资产清算权等。”“2003年改制时,公司账上有职工工资、奖金、福利等提留1.6391125756亿,没有发放,2013年被审计暴露后被政府以‘无发放对象’没收,给企业和员工造成如此巨大损失。”


2013年,剑南春职工维权代表委托清华大学商法研究中心主任王保树牵头对剑南春股份架构重组提出可行性方案,当时法律专家组就曾指出,由于改制后剑南春未能完善治理结构和规范经营管理活动,以致未充分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员工作为实际出资人的合法权利不能充分行使,这既损害了有关各方的利益,也妨碍了剑南春的长远发展。


酒水分析师蔡学飞表示,剑南春的改制从目前来看,肯定是有遗留问题的,这些问题长时间拖延与不间断发酵,严重干扰了在白酒行业黄金十年期间剑南春的发展,深入影响了企业的战略制定,错失发展良机。


后遗症2


上市之路遥遥无期


在川酒“六朵金花”中,仅郎酒与剑南春还未上市,但郎酒已提出“2020年上市计划”,剑南春的上市之路却遥遥无期。


到股市闯荡,似乎成了剑南春高层的一个梦想,然而剑南春的第一次借壳就遭遇“戏耍”。


早在2002年9月19日,金路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西藏珠峰摩托公司拟将其持有的金路集团法人股转让给剑南春集团。在此之前,剑南春集团已通过受让四川佛兰印务有限公司和四川德阳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1915万股和524万股金路集团股权,成为金路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如果剑南春集团成功受让西藏珠峰摩托公司所持有的金路集团股权,剑南春将拥有金路集团20%以上的股权,稳居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上市也会得以实现。


但事与愿违,这宗交易却因后来珠峰集团的一笔历史欠款而不了了之,珠峰债权人、汉龙掌门人刘汉在2002年的最后一天坐上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宝座,剑南春的上市梦破灭。


2013年3月20日,重庆康华会计师事务所、重庆华康资产评估公司出具了详细的审计评估报告。该报告指出,归属于剑南春股东的账面净资产为74.77亿元。此外,剑南春集团净资产评估值在183.9亿元至201.31亿元之间,其中包含四川省绵竹市政府享有的无形资产价值为62.3亿元。2008年10月,乔天明曾对媒体称,剑南春还是希望能够谋求上市来实现扩张,但当时存在一些阻力,例如在部分无形资产方面,仍属于当地政府,制约了企业上市的进度。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如果剑南春的实际控制人或高管涉嫌犯罪,会影响IPO申报。国有企业在进行市场化改革时,往往受到地方政府很大影响,要么是产权不明晰、要么是权钱交易,这是中国国有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阻碍其正常发展的最大瓶颈。剑南春想上市融资获得更多机会,属于正常需要,但要把自己的问题先整理清楚,不要仓促上市把问题带到资本市场,那只会将问题复杂化。


后遗症3


跌出第一梯队难回巅峰


2000年,乔天明出任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开启了剑南春的全面战略调整,剑南春也顺势跻身全国白酒品牌第一阵营,与茅台、五粮液并称“茅五剑”。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茅五剑”是中国高端白酒的代表。


今年6月,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明确提出“六朵金花”的目标定位:打造五粮液、泸州老窖2个全国三强品牌,郎酒、剑南春2个全国十强品牌,沱牌舍得、水井坊2个全国十五强品牌。从“茅五剑”到“全国十强”,剑南春已跌落至二线阵营。


从营收上来看,贵州茅台今年上半年营收为333.96亿元,净利润为157.64亿元;五粮液上半年营收为214.21亿元,净利润为71亿元;“补位者”洋河股份上半年营收145.42亿元,净利润为50亿元。四川省德阳市经信委近日发布的一份文件中提到,2022年剑南春主营业务收入目标是突破150亿元。按照目前“茅五洋”的业绩增速来看,到2022年,剑南春即便突破150亿大关,与“茅五洋”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


此前,剑南春旗下金剑南系列新推出一款名为24K金剑南的产品,定价在200-400元,被业界认为是剑南春欲通过梳理产品结构发力次高端市场。事实上,早期剑南春价位在300元——400之间,同期茅台、五粮液价位定在500元——700元之间。如今飞天茅台指导价已上涨至1499元,五粮液也将突破千元大关,后起之秀郎酒也推出青花郎,定价在千元档,而剑南春价格依然维持在400元左右。


蔡学飞认为,2004-2013年酒业“黄金十年”剑南春没有采取涨价策略,核心产品水晶剑售价偏低,导致整体品牌高度不足。目前中国白酒格局已经形成,剑南春短期内回归一线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更主要的是梳理好企业关系,做好优势区域市场,完成销量的提升,进行高端价格带占位等跟进性工作。


剑南春线下渠道除了降价让利之外,还搭配了众多赠品。位于广渠门的家乐福销售的52度剑南春价格从468元降到438元,除此之外,购买两箱6瓶装还可得到三种不同品牌的酒类产品。


据了解,在1919酒类直供天猫官方旗舰店,售价469元的52度剑南春推出了“满300减30、满600减60、满900减90、满1200减120”的促销活动。同时还享受下单即送印象佳酿1瓶的优惠,加入会员还可以领100元优惠券。


令人尴尬的是,如此卖力的促销却没能换来骄人业绩。记者发现,白酒销售旺季,剑南春天猫旗舰店52度剑南春销量基本在600笔左右。而汾酒和洋河同价格带产品销量分别是1700笔和1500多笔。


针对终端市场促销的情况,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去年剑南春较为冒进的涨价策略,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部分终端动销不畅的现象,这从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品牌在终端市场相对弱势。屋漏偏逢连夜雨,剑南春近日曝出“贿赂门”,让品牌形象再次受到重创。


卡位高端难落地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今年剑南春促销力度很大,但去年剑南春却频繁进行提价。据了解,2017年1月,水晶剑通过减少政策的方式,将出厂价每瓶上调10元,烟酒店成交指导价为370元/瓶;5月,水晶剑终端价提价10元,达到380元/瓶;9月6日,四川汇金商贸发布的《关于水晶剑价格调整的通知》显示,10月10日起,水晶剑统一零售价格不低于398元/瓶;9月14日,四川汇金商贸再次发文,要求在10月22日前,水晶剑的零售价格不得低于418元/瓶;12月8日,52度水晶剑建议成交价439元/瓶,同时更是以降政策的方式,变向提升出厂价。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从剑南春提价频次和幅度上不难看出企业布局次高端的策略。


资深白酒专家晋育锋指出,事实上,除了茅台,基本上酒企涨价都会有一个价格适应期,很难在短时期内获得市场认可。


双品牌战略存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剑南春布局高端市场从2017年呈现小步快走的趋势,除了通过五次提价之外,还在去年初从国际奢侈品集团LVMH回购文君酒,进一步谋求高端化发展。去年11月,文君酒经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任斌曾公开表示,文君酒计划2018年实现业绩5亿元,到2020年争取突破10亿元。


对此,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经过外资改造后的文君酒,可以弥补剑南春在高端、次高端白酒市场的业务空缺。但由于剑南春的战略大单品水晶剑的提价效果还有待观察,对于金银剑、文君酒这类高端产品,当前的市场溢价能力还比较弱。


另外,在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看来,文君酒作为小众高端白酒品牌与剑南春在资源方面还存在一定冲突。剑南春属于全国性白酒品牌,而文君酒仍然处于边缘性地方酒企地位,在广告及人力资源投放等方面具有偏差。如果剑南春重新建设文君酒,接下来如何定位、怎样操作,都尚存疑问。在中国高端白酒已经形成以“茅五洋”为主的固化局面下,剑南春想要借文君酒在高端白酒市场占有一席之地,风险非常大。


有资料指出,剑南春的主力产品主要聚焦在200-500元次高端价格区间,而文君酒则是在600-800元的价格带,无法借助剑南春的渠道,但又难以与五粮液、洋河等强势品牌形成竞争。


且近几年市场销售状况不佳,文君酒高位产品价格与低弱品牌价值情况愈加明显,剑南春的双品牌策略也难以推进。蔡学飞指出,在此情况下,剑南春想要带动文君酒实现业绩突破,回归中国白酒主流市场困难重重。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专题推荐

更多 >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