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长生疫苗案件始末:老员工实名举报,多起行贿案连发

文章来源: 中国制药网       发布时间:2018-07-23

连日来,长春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正在舆论场持续发酵。——长生生物的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春长生”)遭药监部门立案调查并收回药品GMP证书,责令停止生产狂犬疫苗。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7月16日,长生生物在总部所在地长春召开紧急会议,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位推广商参会,公司董事长高俊芳在会上通报了相关情况。今日(17日)中午公司发布声明称,所有已经上市的人用狂犬病疫苗产品质量符合国家注册标准,没有发生过因产品质量问题引起的不良反应事件,请广大使用者放心。


长生疫苗案件始末:老员工实名举报,多起行贿案连发


起因:内部生产车间老员工实名举报


接近长生生物的一位疫苗业资深人士说,此次事发是因为长生生物内部生产车间的老员工实名举报所致。


截至2017年底,长生生物拥有在职员工1041人,其中大部分员工都在其子公司——长春长生。长生生物目前在售产品包括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疫苗(Vero细胞)、冻干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流行性感冒裂解疫苗、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和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这些产品都由长春长生进行生产。长春长生在职员工数量在1000人左右,其中生产人员约600人。


此次举报的人便是其中一员。“出事之前,狂苗生产线已经换了两拨人”,前述资深人士说,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内部岗位调整导致举报人利益受损进而进行举报还是有外部因素驱动。


但另一位知情人士称,此次举报是因内部岗位调整所致。财报显示,2017年,长生生物支付给职工和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1.01亿元,同比增长11.82%。


根据长春长生2015年借壳黄海机械时披露的信息,截至当年3月31日,长春长生共有员工1077人,其中72.79%的人为生产及品质管理人员,40岁以上员工占比为29.53%。借壳之前,长春长生最初是由职工参与发起设立的国有企业,后经19次股权转让以及2次增资,公司最终成为民营企业。


长生疫苗案件始末:老员工实名举报,多起行贿案连发


祸根:严重违反GMP规定生产


7月15日下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公告显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对长春长生开展飞行检查,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


至少在7月11日之前,员工实名举报信就已经到了国家药监局。


记者调查获悉,国家药监局检查组人员于7月11日对长春长生进行飞行检查,7月15日公布了相关信息。根据检查结果,国家药监局迅速责成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长春长生相关《药品GMP证书》。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次飞行检查所有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全部产品已得到有效控制。


但通报中的“生产过程记录造假”到底指的是什么?


事发后,多位长生生物推广商得到的说法是,此次违规问题主要是出在狂苗生产过程中的“小罐发酵”环节。“比如,如果按照GMP规定,需要用一定规格的发酵罐进行细胞发酵,但为了提高产量,违规使用了较大规格的发酵罐进行。不过,最终结果需要监管部门认定。”


“依照GMP规定,药品生产过程中投料、人员、原辅料等等每一个环节都需要记录在案”,前述资深人士称,国家药监局所称的生产记录造假就是指的上述记录环节违反了GMP规定。


7月15日,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签发了内部文件,并通知各地推广商赴总部长春召开紧急会议。7月16日下午,面对来自全国20多位推广商,高俊芳在会上介绍了此次事发的大致情况,她强调,此次涉事和召回的产品均无质量问题。但是,疫苗不合格问题是显而易见、欲盖弥彰。


7月22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发文《“疫苗之王”,安全之殇,责任之重,人心之痛》,文章质问:长生生物怎么就能“后发制人”,获得那些具有市场垄断性质疫苗的生产资质,并在短时间里形成行业绝对优势地位?要知道,依照《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规定,疫苗从研发到临床再到最后上市销售,要执行严格的批签发制度,这让长生生物的迅速发迹自带疑点。文章同时追问:“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多疑问很难在“合规经营”的层面找到自洽的解释。它折射出了怎样的监管漏洞,背后又连着怎样的猫腻,难免引人遐想。


此前,因“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事件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后,长春长生再因2017年10月被调查的“百白破疫苗效价不合格”事件被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罚款344万余元。


记者查阅并整理裁判文书网上已公开的文件发现,在过去十多年中,不完全统计,长春长生及其母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680,长生生物)至少涉入了12起受(行)贿案(注:受贿和行贿主体相同只计算一次),案情多为该公司销售人员或者地方经销商向当地负责疫苗采购的相关人员提供好处费、推广费、回扣款,以获得疫苗的优先采购或更大的采购份额。


这12起案件集中发生在安徽、河南、福建、广东四省,时间跨度从2001年至2017年,受贿人员大多为县市一级的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也有医院免疫门诊的负责人,属于典型的“蝇贪”,只有一起案件被告人为安徽省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另外,一些案件中常常一人受贿,多人分得好处。而行贿人则多为医药代理公司的销售人员。12起案件中,直接牵涉长春长生工作人员的为4起。行贿方式主要为按疫苗的销量提供回扣和提成。


例如,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王峰受贿、贪污二审刑事裁定书”。王峰原为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防疫站的站长,其因贪污罪、受贿罪,获刑8年3个月。据公开资料,王峰1968年6月出生,是宁陵县人。他在2010年至2015年,担任宁陵县卫生防疫站站长期间,利用其决定采购疫苗的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业务员给付的回扣款。


从疫苗企业“收好处”的基层防疫、疾控部门人员,往往会收取多家公司的“好处费”。


又例如,在安徽亳州万某某受贿案中,万某某任蒙城县疾控中心主任期间共接受过13名医药代理人的好处费,多则获得回扣11万,少则5000元。


2001年起,时任安徽蒙城县卫生局防疫站站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万某某,利用职务之便,收受长春长生实业有限公司安徽区经理、江苏延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区经理班某100000元。(注:2002年5月27日,“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万某某称,2001年以来,经他同意,班某代理的甲肝、乙肝、狂犬疫苗先后进入蒙城市场,疫苗款也能顺利拨付,班某在疫苗销售过程中获得更多的利润。


据班某证词,2001年他受长春医药公司指派,来到蒙城疾控中心开展业务,后万某某安排陈某同其商谈采购疫苗事宜,后约定每支疫苗给蒙城县防疫站0.5元到1元的提成。


长生生物去年销售费用激增152%


长生生物的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各项工作按照既定计划稳步推进,疫苗产品保持了良好的销售势头。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53亿元,同比增长52.60%,;净利润为5.66亿元,同比增长33.28%。其中疫苗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99.1%。


值得注意的是,营收增长的同时,长生生物的销售费用也大幅高企,在2017年销售费用约为5.83亿元,增幅高达152.52%。在上述5.83亿元的销售费用中,推广服务费超过4.42亿元,占销售费用的75.95%。公司解释称,销售费用的增长主要是营销模式受疫苗流通条例影响,推广费、市场服务费、会议费和运输费增加所致。


文章来源:新京报、澎湃新闻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专题推荐

更多 >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