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华帝回应京津经销商失联,公司停工数百员工担忧生计

文章来源: 产业在线       发布时间:2018-07-11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华帝在京津地区的所有产品已全部停止销售、售后、安装和配送,而华帝股份提供的售后服务热线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就华帝北京天津经销商失联,在该地区产品停售、停止售后服务的问题,华帝股份回应称已派专员至京津坐镇,处理原京津地区经销商遗留的各种问题。华帝方面表示,正采取三种措施处理该问题:


一、先款后货的货品已经保证从外地调入;


二、加快渠道恢复进程;


三、恢复售后和服务系统稳健支持。


华帝股份还称,京津各大连锁渠道平台已提报相关销售统计客户明细数据。华帝正在逐一核实提报数据,与用户沟通。与此同时,华帝股份电商平台未受京津区域代理停滞的影响,销售平稳。


此外,天津华帝目前已经停工关门。华帝暂未就如何安置经销商员工做出回应。


华帝回应京津经销商失联,公司停工数百员工担忧生计


此前,华帝京津公司总经理因负债上亿元,到期无力偿还跑路失联。而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6月29日前往北京天津,查封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和天津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财产。因此导致华帝在京津地区业务停摆。


《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实地走访调查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华帝”)和天津市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华帝”)后发现,华帝在京津地区的所有产品已全部停止销售、售后、安装和配送,而华帝股份(13.550, -0.22, -1.60%)提供的售后服务热线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天津公司已停工关门


7月10日上午,《国际金融报》记者来到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凤园南里8号楼,这里是天津华帝的办公地点。穿过一条条幽僻的小巷,天津华帝在十几辆配送车的遮掩下呈现在记者眼前。


华帝回应京津经销商失联,公司停工数百员工担忧生计


此时,天津华帝的两扇玻璃大门已紧紧关闭,并上了一道铁锁,正门旁边留着一个小门,零零星星有两三名员工进出。


华帝回应京津经销商失联,公司停工数百员工担忧生计


当记者走进这扇小门,看见右侧一个小办公间里,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打牌,再往前直行,可见“成品库房”的字样,但同样关着门并上了锁。

华帝回应京津经销商失联,公司停工数百员工担忧生计



再朝主办公区一看,偌大的格子间办公室,没有看到一个人办公,屋里显得空空荡荡。


华帝回应京津经销商失联,公司停工数百员工担忧生计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这里基本上算是停工了,从6月底,仓库被查封之后,我们这里也就停止了一切工作。”


据了解,华帝天津办公区在正常的时候有员工30多人,加上分布在各地区门店的促销员和配送员等,共有员工200多人。受王伟失联、仓库查封的影响,目前办公区原有的30多人之中已有3名离职,其余大多待岗在家,少数骨干成员偶尔来处理一些临时的事情。


“没活干,也干不了、不敢干。”这是多名在场员工向记者表述最多的话。


一名做售后的员工说:“现在也有顾客反映售后问题,但我们不敢干呀,没有零配件也干不了,现在都是让打服务热线,我们都闲着。”


另一名级别较高的员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这事儿最大的问题,在于目前上面没有个明确的说法,我们对以后的情况没个底,大家也就不愿干活了,况且干活了能给工资吗,谁来给,这些都不清楚,所以我们也不敢来负这个责。”


上述提到的服务热线是指华帝股份的一份公告内容,7月4日,华帝股份在官网发布公告表示,日前京津地区服务因故滞后,为了能给大家提供最贴心的服务,在报装、报修的时候请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00-888-6288,公告同时称,目前事件已妥善解决,所有售后服务将有序进行,请广大消费者放心。


然而,多名员工表示,服务热线一直打不通。7月10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该号码,但一直收到语音提示:“对不起,坐席繁忙。”与此同时,语音还提示关注华帝微信公众服务号,享受华帝的高效服务。


顾客交钱却拿不到货


公告声明的“妥善解决”和实际情况的“一切未知”之间的差异,给华帝京津员工和消费者都带来了困扰。


一方面消费者对华帝不发货、不维修表达不满,并将情绪转嫁到具体的业务受理员工身上,在记者走访京津地区的过程中,多名员工表示遭受消费者辱骂,“说我们是骗子。”但另一方面对员工来说,仓库查封,公司前途未卜,发货、售后均无能为力。


7月10日上午,记者在天津华帝门口遇到一名71岁的大爷。他告诉记者,其于6月10日在天津家博会购买了一套华帝厨卫产品并当场支付了3900多元。由于家里正在装修,所以商议晚些日子送货上门,但由于突发失联事件,这名大爷一直未能收到已购买的商品。


一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按照华帝京津地区以往的销售业绩来看,仅苏宁和国美一个月就能卖1000多万元,加上二级经销商和自营专卖店,月销总额是个不小的数目。以此判断,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收款但尚未出货的额度估计不会低于1000万元,涉及的消费者数量应该也不少。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华帝自身的品牌建设来讲,华帝股份目前的做法确实欠妥,虽然主库被查封,但其实分库还有一些产品,华帝完全可派人把消费者已经付款的商品处理掉,不尽快解决送货问题,这件事后面可能会越闹越大。”他同时强调:“最关键的是,华帝自己在公告声明中说了维护消费者权益,现在相当于说到却没有做到。”


7月2日,华帝股份公告表示,在任何突发状况下第一时间保障京津地区的消费者权益,确保该地区的所有市场活动、销售行为、售后服务均不受影响,所有现行市场推广活动及销售行为均如常进行。


北京华帝一名老员工不无感慨地说:“我们跟着王总在北京、天津做华帝品牌,维系京津市场,辛辛苦苦做了20多年,打江山不容易,现在却可能毁于一旦,真是痛心。”


“从华帝的角度来看,只要货无法销售,产业链就有可能会断,因为没法实现循环,早晚要停产,不可能都是库存。”知名律师严义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资金链会不会断这是一个疑问,但不排除会断的可能。华帝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当其一级代理商出现问题不能干活的时候,应该直接和下一级代理商进行沟通,并向下一级代理商供货,以保证(华帝)产品的销售。但特别要注意的是,因为二级代理商甚至更下面一级的代理商对一级代理商有很多债权,这个时候他们是不是有能力来采购华帝产品去销售,以及华帝要采取怎样的销售政策以调动他们下一级代理商的积极性来维持(华帝)的销售渠道,都是需要华帝现在去考虑的:如销售政策上是不是要做一定的调整,在确保资金回收的前提之下,是不是可以先给货,或者大家共同监管下一级代理商的账号等。


员工为生计上门讨说法


在走访天津华帝时,在场的员工告诉记者,此前一日,即7月9日,三四十名门店促销员、配送员集结一起,来公司咨询“具体说法”。“一方面他们已顶不住消费者的压力,另一方面也关心公司的前途以及自身的工作和工资、社保问题”。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天津华帝员工的工资发放分两批,商场门店促销员工每月最后一天发工资,其余员工是每月10日发工资。7月10日,记者采访当天,部分员工理应拿到6月的工资,但记者从内部知情人士获悉,这次的工资并没有发放到位。


同样的情况也在北京华帝上演,7月9日上午8:30,北京华帝陆陆续续集结了几十名门店促销员、配送员和部分二级经销商,到中午时分已经汇聚了近200名员工。据知情人士李欣(化名)透露,他们的诉求就是要一个明确的答复,“什么时候正常做事,他们的工作和薪酬有没有一个安全的保障。”


然而,答案是未知。


李欣表示,在6月28日之后,华帝京津公司多次和华帝股份沟通交流,但华帝股份始终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华帝股份认为华帝京津公司是一家独立经营的公司,在目前事态的处理上表现得并不积极也无诚意”。记者就此事采访华帝股份,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华帝股份的回应。


根据严义明的说法,谁的权利得到保障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主要还是看当初的合同是怎么写的。


“华帝封了库存,想要优先自己的债权不受损,但也要看是否有担保(所谓的担保,即当初华帝如果和一级代理商之间签的协议如果有一个条款叫‘所有权保留条款’)。假定华帝有这个条款的话,仓库里保全的货品,理论上优先属于华帝。如果华帝对经销商债权没有担保,从员工的角度来讲,可以去申请公司破产,在破产的前提下,如果华帝对经销商债权是没有担保的,一旦进入破产程序以后,还债的顺序是:先还国家税收,然后还员工的工资,之后才是其他债务”。


不过,不少华帝京津公司的老员工向记者叹息:“以前说大家是利益共同体,现在有难了,却说是独立体。”言谈之中,表现出了对华帝股份的失望。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华帝股份在2017年财报中关于渠道建设方面提到,公司以建立“华帝利益共同体”作为企业合作者利益共享、共同发展的原则。


一位知情人士汪涛(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华帝京津公司正在进行进一步的资产核算,针对目前的经营处境,将继续保持和华帝股份的交流沟通。


但经营停滞催生了更多的外部负面效应,7月2日,苏宁发布《关于厨卫华帝事件终端指导书》表示,“将停止销售所有该供应商下的任何商品,顾客选购,转型其他品牌。但严禁门店做任何‘停售’等相关布展,销售恢复时间,可另行通知。”


这对华帝京津公司是一记重击,“苏宁的销售额本身很大,而苏宁自身的品牌效益也是一个很好的产品背书,现在苏宁下发这样的声明,会给外界、给消费者带来更多的猜想和恐慌。”汪涛表示。


面对这样的形势,负面情绪也传导至北京华帝的公司员工,《国际金融报》记者9日走访北京华帝时,对于不速之客,没有任何员工咨询访者的来意。一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现在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和门店的促销员一样,我们也担心自己以后的工作。”据了解,北京华帝目前大约60名员工,和天津华帝不同,他们还处于正常上班的状态。


而到二级经销商层面,担忧的阴云同样挥之不去。北京一名二级经销商就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6月下旬,我给公司打了几十万的款,现在也拿不到货,如果公司真的最终出事了,我这几十万也就打水漂了。”


“同样,如果华帝对经销商债权没有担保,二级经销商也可以去申请公司破产,一旦进入破产程序,在清偿了国家税收和员工工资情况之下,二级经销商可以要求跟华帝按照各自债权的比例分偿债权。”严义明进一步补充。


王伟的经营与债务


“谁都盼着尽快渡过这个难关,这段时间真的太难受了。”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王伟失联之后,公司实际上群龙无首,而华帝股份又始终没有明确的说法,所有人都无所适从。”


一些老员工不禁感叹:“公司怎么走到了这一步?”据记者了解,华帝京津公司很多员工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兵”,对于华帝京津拥有较深的感情。在他们的印象里,正直盛年的王伟是一个干事的人,勤奋、简朴,一步一步把事业做大。


此前,外界传言王伟盲目对外投资,上述知情人表示,“王伟对外投资就只在2016年投过一家中山怒火厨房技术研究有限公司,投了大约100万元。”多名天津华帝的老员工也表示“有这事儿”。


但记者在工商信息上并未查到相关信息,据企查查显示中山怒火厨房技术研究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注册资本600万元,发起人为黄启均和关锡源,其中黄启均持有52%的股份,而黄启均是华帝创业七君子之一,曾担任华帝股份总经理、总裁。


对王伟的批评也不乏存在,“一走了之是不负责的表现”。而据汪涛和李欣透露,华帝京津走到现在,王伟在华帝橱柜项目上亏损2000多万元是一大重要因素。


据了解,在华帝股份新任董事长潘叶江上任之初,华帝股份主推华帝橱柜项目,王伟一方面为了迎合母公司,一方面也希望从中获利,所以深度参与橱柜项目,但是该项目经营不久便显露出不好的苗头,到后来越来越不好,造成的亏损也越来越大。


经《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方采访得知,2017年,王伟的公司就开始背负比较重的债务,于是开始借钱。而在记者独家获取的一份资料上可以看到,华帝京津公司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向珠海中信银行(5.930, 0.02, 0.34%)和南粤银行借款4100多万元,向苏宁金融贷款460万元。


另据记者了解,王伟在困难时期,还向员工筹集资金,其中北京地区大约300万元,天津地区大约1800万元,利息均以9%计算。上述北京二级经销商向记者表示,王伟曾向他借款10万元,但一个多月还给他2000多元利息。


《国际金融报》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王伟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华帝股份的7000万赊账。实际上,王伟在当时已经有了很大的库存,其以7000万赊账去迎合华帝股份之举反而给后面造成了极大的困境。


6月21日,本该是还部分员工债务的时候,但王伟却选择了失联,也造成了后面一系列的连锁事件。“目前,所有人都在等待、盼望,公司是否能够顺利渡过难关。”上述知情人士意味深长地表示。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获悉,华帝京津公司总负责人王伟已在几天之前被联系到,因身体原因目前正在天津一家医院进行治疗。后续华帝京津公司的相关动态,本报将持续追踪报道。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